朱朝阳|在非线性叙事的影响下,悬疑剧为何偏向碎片化?

朱朝阳|在非线性叙事的影响下,悬疑剧为何偏向碎片化?

文章图片

朱朝阳|在非线性叙事的影响下,悬疑剧为何偏向碎片化?

文章图片

朱朝阳|在非线性叙事的影响下,悬疑剧为何偏向碎片化?

文章图片

朱朝阳|在非线性叙事的影响下,悬疑剧为何偏向碎片化?

文章图片




非线性叙事下的国产悬疑网剧必然是呈现碎片化的 。

在J·希利斯·米勒的著作《解读叙事》中 , 米勒用解构主义方法建构的叙事理论 , 把“线条意象”作为其核心的研究焦点 , 把叙述想象成一条理想的线 。
不论是理想的线条 , 还是古典的线性叙事 , 都反映的是人认识外部世界的顺序和规律 , 叙事是一种通过认知、材料和内容组织在一起、让事件可以被理解的基本方法 。

在非线性叙述的悬疑剧里 , 不管是线索的交叉 , 空间的错位 , 因果的断裂 , 都会让人产生一种错乱的感觉 , 而观众们对非线性叙事的理解 , 则取决于他们对客观的认知和体验 , 以及时间、空间、因果、联系和线索的考量 。
因果的断裂往往会在淡化叙事 , 在这种情况下时空大幅度交错、跨越和省略后 , 创作者一般会在后半段的叙事中对跳跃与省略的部分进行不同程度的补充 , 为了保证影片结束以后 , 整个故事的逻辑关系依然能够重组为一个完整的故事线 。

碎片化的片断表现出的是缺少时间的线性发展 , 这种无时序的表现与缺少时间的关系 , 是一种自由的时空联系 , 这是一种基于结构特征、事件相似性或者物体的相对位置而创造的 。
胡亚敏的《叙事学》中将这种表现形态大致分成了三种情况:块状、点射和画面 。 块状是指将时间上并无直接联系的几段叙事按其语义组构成的叙事作品 。

在这样的块状体式结构中 , 整个作品缺少完整的时间线 , 每个片段之间没有固定的时序 , 而这些片段都是以语义、主题或情感为基础的 。
以《隐秘的角落》为例 , 该剧以张东升的岳父岳母掉下悬崖 , 被朱朝阳、普普和严良三人不小心目睹 , 这一事件将几个陌生人连接起来 , 并围绕着几个人物各自的故事发展 , 在以张东升案件为核心的情况下 , 故事穿插了朱朝阳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莫名从楼顶摔下的案件 , 穿插普普和严良从孤儿院逃跑的原因 , 以及穿插老陈警官对严良的关注 , 张东升妻子游泳时溺亡的案件等等 。

这些事件都是穿插进行 , 显得碎片化且有些复杂 , 当看到结局的时候还伴有一些悬念 , 这些分支也形成了一个相互连接 , 但在不同人物之间激发矛盾的复杂的网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