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尾巴明星网

葛优重返贺岁档, “票房福将”如今还有号召力吗?


葛优重返贺岁档, “票房福将”如今还有号召力吗?

文章插图

“见不到葛优,不能算贺岁档!”
20多年前,当冯小刚导演的一系列喜剧片成为票房现象,贺岁档的概念刚刚形成的时候,葛优的脸称得上是老百姓买票走进电影院认准的标识。有葛优主演的电影,准保亲切,准保好笑,准保热闹。
20多年后的今天,葛优参演的《古董局中局》杀回贺岁档并领跑,上映两日,票房9000万。同样是讨喜的角色,同样是字正腔圆的北京话出演,甚至连脸上的皱纹都没多出几条。但观众内心都清楚,属于葛大爷的那个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三十年福贵,三十年付贵
电影版《古董局中局》的“付贵”这个角色,名字跟《活着》里人憎狗嫌的男主角“福贵”谐音,造型与《大腕》里下巴上留着胡子的尤优近似,乍看上去,颇有些为葛优“私人订制”的玄学意味。

葛优重返贺岁档, “票房福将”如今还有号召力吗?

文章插图

在故事层面,这个人物的设计也带有葛优一贯的角色烙印。对于一心求取真佛头而不惜赴汤蹈火的主人公许愿来说,付贵是己方阵营唯一的长辈,本应助力拨开月明,却因为他自身油滑世故的市侩秉性,反倒让许愿陷入更多的麻烦之中。葛优自带的蔫坏气质,让付贵的表现承担起调节叙事节奏的任务,贡献出全片大部分的笑点。
令观众印象最深的一场戏,莫过于许愿与药不然被挟持进入济公庙取佛头的高潮部分。月黑风高,风声鹤唳,大战一触即发,这个时候付贵突然闯进门,许愿兴奋地问道:“是不是带人过来了?”付贵窝囊地回答:“是人家把我带来的。”接着身后的手电亮起,原来是药不然的手下赶来。主角一方的形势急转直下,但观众还是不由自主地在紧张的氛围中发出笑声。
邀葛优加盟,凭借其路人缘的光环为影片造势,不得不说是《古董局中局》所做出的极为明智的商业考量。在点映结束后的流出首轮口碑中,我们也能看到观众们对于葛优发挥的高度认可。

葛优重返贺岁档, “票房福将”如今还有号召力吗?

文章插图

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成片与原著相比大幅度的删减内容,又没有充足的原创情节补充进来,导致寻宝之途上的悬念单薄,故事发展的动力孱弱;特效画面无法有机地与人物结合,观感较为割裂;正义三人组同框的情感互动较少,化学反应不足,让观众在前期难以代入角色等问题的存在,导致影片质量不如人意,3号的首日票房并不理想。据购票平台测算,《古董局中局》的内地总票房将会落在2.8亿之内,比起此前业内预估的“小爆款”差距颇大。


更多推荐

雷佳音 佛头 许一城 郑国渠 特效 日本人 阿如那 票房 汉奸 明星 电影 木户 剧情